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野居士---席学连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收藏,喜欢古文化的博大精深。席学连,号秋野居士,国家古陶瓷高级鉴定师,现为河南省收藏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古陶瓷鉴赏研究会会员,鹤壁市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浚县古文化艺术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对古陶瓷老紫砂器,古代文房用品,佛像香炉以及碑帖拓本较有研究,藏品颇丰。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浅议碑学与帖学相互之间的融合关系  

2014-03-10 21:28:13|  分类: 古代书法与理论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是有朋友问我,在学碑学与帖学的同时,都读些什么书。应当说,在我读书的范围里,最多的书籍还是些国学方面的书,也许是年龄的增大,如儒、释、道等都有。再一个就是读一些美学、史学和当代书法评论方面的文章。我觉得,一个书家只有根植传统、根植经典,从国学里不断汲取营养,思想才能更坚定、更有力度和洞察力,对书法才能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和突破。

迄今为止,我想包括每一个书家在内,考虑最多的问题仍然是碑与帖该如何融合的问题,或许是古往今来最难解决的问题,也是争论不休的问题。据史学记载,“碑”的原意是指没有文字的竖石或竖木,上面有“穿”(一个圆孔),主要用途是作为下葬引棺的辘轳架,起着固定滑轮的作用。即引棺入墓的辘轮的基座。正如唐陆龟蒙在《野庙碑》中所记“碑者,悲也。古者悬而窆用木。”周代时还有两种器物被称为“碑”,其一是宫中用以测日影、辨方向、记时间的竖石——日晷。其二是庙前祭祀时用以栓牲畜的石柱。现今我们所说的碑,从概念上认识,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碑”是指众多石刻文字中的一种,其必须是经过精心磨制的、有一定规格和形制的长方形竖石。广义的“碑”泛指摹勒在石质材料上的一切石刻文字。主要包括碣、摩崖、墓志、塔铭、石阙铭、造像题记、画像题字、刻经、界石、建筑物构件题字等。碑一般分为碑额、碑阳、碑阴、碑侧、碑座。由于碑刻文字具有丰富的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所以自从其产生后不久,古人就开始研究。随着历代研究的深入,逐步形成了一门相对独立的学科——碑学。所谓“碑学”是有关石刻研究的总称,碑学是金石学的一个重要分支。而“帖”的本义是指在布帛上写的标题书签,即帛书署。所以“帖”字从“巾”。后来也包含写在纸、素等载体上的文字,从魏晋以后至唐代,“帖”被泛指士大夫阶层收藏的法书墨迹,即墨本。从宋代开始“帖”的概念已转变为“刻帖拓片”,即拓本。从清代中后期“帖”的含义扩大为泛指从石木材质上传拓下来并装裱成册的拓本文字。从一八四四年由法国人将摄影技术传入中国后,“帖”的含义进一步扩大,即凡是有关法书墨迹、碑帖拓片的照片及影印件被统称为“帖”。其中主要包括我们常见的石木原刻影印件;墨本影印件;榻本影印件和拓本影印件。墨本,主要指的是名家书写的墨迹,也称“法书墨迹”。通常书写在帛、纸、素等材质上的文字。而榻本指的是唐代人勾摹的墨迹复制品(白纸黑字)。拓本又称“蜕本”或“脱本”,此称源于拓片从金木石蝉蜕一般揭下,故而得名。即从原刻金石木上棰拓下来的拓片文字。其实,帖学的发端是建立在北宋时期《淳化阁贴》的辗转翻刻传拓的基础之上的。《淳化阁帖》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官刻丛帖。因此被称为“帖祖”。宋太宗赵光义命翰林侍书王著甄选内府所藏历代帝王、名臣、书家等墨迹作品,于淳化三年(992)摹勒上石,因“淳化”是摹勒刊刻的时间,加之作品均出自皇宫内阁,所以《淳化阁帖》又称《淳化秘阁法帖》或《阁帖》、《官法帖》、《法帖》。所谓“法帖”说明它是供以书学之法则而称之。书法人,一定要弄懂帖学研究的对象与内容:从宋代至今,帖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指的是墨本与刻石的拓片或拓本,而非原刻石木。帖学研究的内容是:一是将法帖作为临摹的主要对象来研习书法艺术;二是对法帖版本的传刻源流及真伪进行鉴别;三是对法帖收录的书法作品的真伪优劣进行鉴定;四是对丛帖释文的正误进行辨证;五是通过法帖的书迹资料来研究书法史、文字发展史;六是用法帖来开拓文献学、史学研究的范围。

然而,碑与帖的区别在于,一是功用不同:碑以实用为主要目的,帖以艺用为主,目的是提供范本,传播书法艺术。二是内容不同:帖多以简札、诗文手稿为主;碑则主要以铭、志、传、记等文体为主。三是书体不同:历代刻帖多以行草,小楷书体为主。碑刻文字则多选择篆、隶、楷书体。四是形制不同;碑多以高大的竖石为主,而帖则以较小的横石为主,且刻有卷号、版号。五是上石方法不同;碑多以书丹上石,即书家用朱笔直接书写于碑石上。帖则摹勒上石,即用黑笔勾摹文字后再上石。六是刻法不同;帖多忠实于原迹,以书迹传真为主。碑在此方面顾及较少。七是棰拓不同:帖的拓法必须棰击数次,务必使拓色匀均,要求用宣纸而且薄细。拓碑多用高丽纸或皮纸,以求纤维长,韧性强,其用墨多不考究。

对此,我学习书法,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临写汉碑,有时也写一些帖学。让我觉得,如果一幅书法作品百分之五十的碑,百分之五十的帖,肯定是不好看的。由此我想,碑与帖结合,是形而上的结合?还是内在深层的结合?好像每个问题都是一篇大文章。最早我曾经写过唐楷、写过汉隶、明清的行草,后来才又上溯魏晋帖学。从中发现,在我的书法作品中,肯定有以往学习碑派的影子,肯定也有碑帖结合的成分。可我还是以为,写隶书有古意很重要,不能为了求古意而去求古意,而古意是对碑、简的忠实临写和悉心体会中才能渐渐悟得。简明地说:初学书,力避印刷体的影响;稍有成效后,力避时人的影响,才有可能与古人亲近。所以我在的隶书创作中,非常注重碑刻与简帛书的糅合,这主要是厚重来自碑刻,率意来自简帛书,两者的结合有效地反映了用毛笔在宣纸上追摹古人的审美理想。由于元明以后以二王为主体的帖学真本逐渐散失遗尽,宋代以来摹刻的淳化阁帖、大观帖等原始本越来越少见,而民间根据流传的翻刻本越来越多,翻刻本已基本失去了原帖的面目和神韵。加之从唐代以后学书已失去二王笔法正脉的传承,人们学书法纯靠临帖和想象,笔法的真谛无从学得,而临写的帖子又是经过若干遍翻刻过的失真刻本,这就不可避免的使书法水平每况愈下,而导致帖学的衰微。对此,碑学的兴起正是借帖学的衰微之机而乘势发展起来的,由于人们从思想上厌恶已衰退了的走向靡弱和薄俗的帖学,而从物质上又有了逐渐出土的大批碑志造像等可供文人书家们研究、借鉴和学习的实物和各种学习材料,碑学的兴起就是很自然的了。至清末民初,碑学的发展达到了顶峰,出现了像吴昌硕、康有为、赵之谦、张裕钊、沈曾植、李瑞清等大批碑学家。理论上从阮元到包世臣,再到康有为,把碑学亦推向了顶峰,甚至说达到了以谈碑学碑为荣,以谈贴学帖为不屑一顾的地步。至此可以说,帖学的元气已几乎伤尽,根基已摇摇欲坠。帖学笔法的真传从唐代以后就逐渐丢失,至康有为推出“广艺舟双楫",全盘否定帖学,在中国书法史上帖学面临着一场灭顶之灾的严峻考验。帖学既然遇到了这样的几乎是灭顶之灾的严重挑战,为什么没有被灭掉和消亡呢?原因基本上有两条。一是由于帖学历史悠久,笔法全面完善,正草隶篆皆融于一体,涵盖了书法的所有书体和领域。由此而奠定了它作为书法基础和正脉的地位。离开了帖学,只发展碑学,必将导致笔法单一,书体单一,一花独放不是春的书坛黯淡局面。行书、草书等皆无法发展。这是从书法本质和客观上离不了帖学这个基础。二是虽然在包康之后碑学发展达到了鼎盛,谈书必谈碑,学书必学碑,但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乏有识之士,都会有洞察全局,具有前瞻目光的人存在。与康有为同时期就有曾熙、沈曾植等书法大家不为碑学所囿,而适应书法发展之需要,走上融碑化帖的道路。其后又有黄宾虹、沈尹默、吴玉如、白焦等一大批融碑化帖,乃至致力于帖学振兴的书家,终使帖学能够身临衰微而不衰,从而赢得了今日可望重新振兴的局面。时隔百年,今天碑帖已名正言顺的成为书法的两大流派,谁也再不会说否定这派或那派。绝大部分书家都认可了碑帖融合是学习书法的正确态度和正确途径,只不过可根据书家不同的审美观点和爱好,各有选择和侧重罢了。人们今天对碑帖的互相兼容和各取所好也是十分必要和正确的,那么碑帖二者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是并列关系,还是主副关系,还是从属关系?我认为,从本质上讲应是主副关系,即是帖学为主,碑学为副,简单的就学书来说亦可说是并列关系,其理由主要有以下四点:其一,如上面所说,帖学的起源历史悠久,它是从甲骨文、篆、隶、章草发展而来,历经周、秦、汉、魏、晋,至晋朝楷、行、草、篆、隶五体皆备,特别在王羲之手里这五种书体达到了完善成熟,形成了一个完备的书体和笔法的成熟系列。这个书体和笔法系列在王羲之之后历经千余年,传承有序,谱写了几乎整个的书法史。正因此,说以王羲之书法为主导的帖学书法是中国书法的主线、正脉,或者说是基础。其二,正因为帖学笔法全面完备,它涵盖了书法的全部历史和领域,从小孩子学书法一直到成为书法大家,从一种书体到融会多种书体,都可从帖学里找到答案,摄取足够的营养。清代以前的书法大家都基本是学帖学而成家的,所以说帖学是学习书法不可缺少的基本途径。其三,代表帖学最高成就的二王是中国书法的一座高峰,它基本穷尽了书法的笔法技巧。所以二王以后千百年来谁能把二王的笔法真正学到手,加以变通,为我所用,推陈出新,谁就能成为大家,这已成历史的经验。二王这座高峰是谁也绕不过去的,谁绕道走,誰就成不了大家。二王的书法就好比泰山极顶,正如唐代诗人杜甫望岳中说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你登不上极顶去,是领略不到泰山极顶的无限风光的,更看不到极顶之外还有没有高峰。登极顶的途径也有不同,你如坐索道舒舒坦坦的上去,是不会有任何收获的。然而,从文化内涵上看,帖学的创立者二王和二王以后的传承者,均属汉族上层达官贵族和文人的书法,是有着深厚文化滋养和内涵的书法,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文化洗礼的高层次的书法。如此说并不是笔者有意要否定碑学,而恰恰是笔者客观地分析并道出了碑学和帖学的根本内涵和实质。碑学虽然从整体上逊于帖学,但亦有它天然的优点,那就是自然、浑朴、淳厚、刚劲、大度、避俗等。学学碑书可有效地矫治笔力薄弱之弊和媚俗之态,而碑书缺少的亦是帖学所具有的优点,如清秀、美观、温润、典雅、生动、流畅、圆融、含蓄、高古等。正因为二者各有其独特的特点,所以就需要二者兼容,互相弥补。但总体上帖学还是占绝对优势,因而应具主导或主流地位。实践证明,任何书家都离不开帖学笔法,离开帖学笔法将寸步难行,更不能成家。赵之谦当年如不抛弃帖学,他的书法成就将会更高,清代的书法史说不定会重写。再如女书家萧娴,号称大师的于右任、林散之、沙孟海等大家,如果在他们的中年时期多学些帖学的笔法,他们的书法成就都将会在现有的基础上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像这样的大家大师因丢弃帖学而使自身书法成就受到影响的不在少数。

毫无疑问,像清末民初时期的一大批所谓的碑学大家,他们在少年时期都受到了严格的、以帖学为基本内容的书法基本功的教育与训练,都从小奠定了良好的、深厚的帖学基本功基础,以至虽然后来长期学习碑学,才不至于笔法单一,才成就了他们作为书法大家的地位。如果没有少时对帖学基本功的严格训练,要成就后来的一切是不可能的。由此可以断言,当今未经过严格的较长时间的帖学基本功训练的书家,如果长期抱着碑学不放,尤其是过分地热衷于民间和造像书法,拒绝学习帖学笔法,那么他将永远不会成为真正的行草书大家,永远登不上书史第一流大家的宝座。所以我说,碑学和帖学的关系,应是一种主副关系,更存在着一种辩证关系,即站在整个书法史全局上说,应坚持以帖学为主,碑学为副,碑帖融合,楷、行、草、篆、隶多向发展,全面振兴。如站在一个个体书家的立场上,可随其所好,或以帖为主,或以碑为主均可,如求得楷、行、草、篆、隶全面发展或侧重于行草,则可走以帖为主,以碑为副,碑帖互融的路子。如侧重于攻楷书,则可选择以碑为主,以帖为副,或碑帖并举的路子。总之一句话,以帖为主,以碑为副,碑帖融合,是迄今为止笔法最全面、最完备、最科学、最正确的学书路子。同时还要注意的是,丢弃帖学固然不好,而丢弃碑学也是不可取的。

 

浅议碑学与帖学之间的因果关系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