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野居士---席学连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收藏,喜欢古文化的博大精深。席学连,号秋野居士,国家古陶瓷高级鉴定师,现为河南省收藏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古陶瓷鉴赏研究会会员,鹤壁市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浚县古文化艺术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对古陶瓷老紫砂器,古代文房用品,佛像香炉以及碑帖拓本较有研究,藏品颇丰。

网易考拉推荐

转摘--赵兴明撰文<<张佳胤问道巴岳.三间消失的山房>>  

2014-04-13 09:12:54|  分类: 收藏与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佳胤问道巴岳·三间消失的山房

·三间消失的山房

 

此生不敢负青山,十载相逢一再攀。

乘兴尚能盘鸟道,贪奇何处识龙颜。

歌从天上清樽在,履入峰头紫气环。

名岳灵尊如问答,岩边流水正潺潺。

明·张佳胤

张佳胤功绩彪炳明史、智珠启迪百世,是铜梁乃至巴渝地区古来最为杰出的一代名宦,也是最早提出性灵学说的一代诗宗。据《居来先生集》所载,张佳胤曾三次隐居巴岳山,在山上建有“岳麓道院”、“靖庐”、“山庄”三处山房。历经四百多年沧海变迁,如今这三处山房都已隐入漫漫时空,踪迹成谜。翻阅张公诗作,斑驳的文字中,偶尔闪烁出一幕幕尘封的记忆。

张佳胤很喜欢刘禹锡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唯吾德馨。他只要打开自家巴川草堂[1]的大门,就能看到对面云龙盘蔚的巴岳山。巴岳山海拔只有788米,谈不上雄伟高峻,但相传张三丰曾经在此索居修道,于是这里也成为了方圆百里登高怀古、寻仙问道的首选之地。在少年张佳胤看来,巴岳山就是这样一座不高的名山。

张佳胤少年“颖敏秀俊”,能“日诵书千余言”[2],是远近闻名的神童。除了读书之外,张佳胤还酷爱弹琴和旅游。初时,父亲张文锦害怕他因此耽误学业,对他禁足、禁琴。张佳胤只能在父亲离家之后,偷偷研习琴技。

一天,张佳胤正在家里弹琴长啸,却被父亲张文锦回家撞见。张文锦见儿子沉溺旁技不务学业,非常恼怒。他夺过古琴便欲摔碎。张佳胤嗜琴如命,赶忙跪地请罪,并向父亲承诺“儿不成名,碎未晚也”[3]。未几,十七岁的张佳胤在县试、府试中皆“冠于诸生”。重庆知府刘绘得其文“而大奇之,使与其子游”[4]。这让张文锦意识到,儿子并非池中之物,便解除了禁足、禁琴之令。

获得自由的张佳胤,常常游山访友一走数日。然而他去得最多的,无疑就是日日开门相对的巴岳山。正是因为这份少年时结下的山缘,才有了张佳胤三次结庐巴岳山的佳话。

张佳胤问道巴岳·三间消失的山房









香炉峰顶天灯石   (郭洪  摄)

在巴岳山顶,南北峭崖千寻,中有巨石巍峨。巨石高约两丈、宽三丈,远观好似一只巨大的香炉顶天立地,又好似神兽狻猊[5]昂首而坐。香炉峰也因此石而得名。张佳胤曾观此石,而得诗曰:

香炉标绝兽,型冶自何年?紫气凌千仞,飞流注九天。夕阳霞喷火,朝雨雾生烟。大药无人识,红尘殊可怜。[6]

张佳胤问道巴岳·三间消失的山房胸怀奇志的张佳胤,常独自一人登上香炉峰顶,驻足巨石之巅,仰观天象,俯察地理。由山顶北望,是广袤的沃野平川,视野直抵千里横亘的秦巴山脉。涪江、嘉陵江、渠江,三江同哺,天府之国尽收眼底。孔子“登东山而小鲁”,张佳胤登巴岳山而小巴蜀。在他眼里,东北极远处,那莽莽山原之后云彩升腾之地就是曾经的帝都——长安!

青山雨过石光寒,指顾中原尽觉宽。独把紫芝瞻北斗,五云飞处是长安。[7]

年轻的张佳胤并不知道,这座小山会在几十年之后名扬当世。他更不知道让巴岳山名扬当世的两个人,除了隐匿于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通微显化真人张三丰之外,还有一个就是他自己。

以今天的认知来看,张三丰与巴岳山的故事,半真半假。索居修炼或许真有其事,得道飞升却是化外玄谈。与此相比,铜梁籍光禄大夫、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张佳胤在此结庐读书、终老山林的故事,更加让人悠然神往。

张佳胤一生传奇,定大变、平三乱、击倭寇、破土蛮、服八赖、修长城,雄镇边关,官至一品,位极人臣。此公不但武略超群,诗赋文章也饮誉当世,是明代文坛嘉靖后五子之一。他也是历史上第一个提出“雕拟不施,性灵洞见[8]”诗学主张的人。因此,他又被后世尊为性灵诗派[9]开山鼻祖。张公好为游仙诗,每至一处必有诗作。他的诗往往是随感而发、随步而吟、纵横跳脱、意气飞扬。细读他的诗,如同步入了一个巨大的时空。而这个时空就是400年前以巴岳山为中心,涵盖整个大明江山所有名山胜景的时空。在《居来先生集》2065首诗作中,寻幽访胜的诗占到千首以上,直接描写铜梁风物的占百首以上,其中描写巴岳山的竟多达五十余首。而这,正是让巴岳山名传天下的重要底蕴之一。

张佳胤问道巴岳·三间消失的山房翻开《居来先生集》,开篇第一卷第一首就是描写巴岳山昆仑洞的《昆仑洞赋》,第二卷第二首就是五言古风《游巴岳山》。在《昆仑洞赋》中,他这样描写巴岳山的地理形胜,“若其势,磅磄逆拆,峻若叆叇,罗计[10]排其前,黎山[11]殿其背,左包巴字之水[12],右撼宕渠[13]之濊[huì]……”仅廖廖数字,就已将整个巴岳山甚至巴川县城置入一个立体的三维空间之中。

张佳胤23岁离乡赴成都参加乡试考取举人,24岁赴北京参加会试考取贡士,两月之后参加殿试录为进士,同年便被任命为河南滑县知县。年轻的张佳胤政化如神、诗书双绝,极受当地士绅、百姓的拥戴。在距离滑县仅十余公里外的大坯山,迄今仍能看到一块张佳胤在滑县任职期间留下的诗碑。这块诗碑上的书法银钩铁划、势若游龙,与他中年时期在合川钓鱼城所留的“铜梁山人诗碑”相比,一个神采飞扬,一个沉稳大气,各具千秋。都是张佳胤存世书法中的精品。



 

张佳胤问道巴岳·三间消失的山房

河南浚县大伾山张佳胤诗碑拓片  (席学连  摄

在张佳胤近40年的宦海生涯中,司牧之地遍及中国十多个省,而其间,返回家乡铜梁仅仅三次。第一次是1556年,父亲文锦公去世,三十岁的张佳胤回乡持丧三年;第二次是1573年,四十七岁的张佳胤因迁调南京赴任前曾经短暂回乡探母;第三次是1576年,母亲沈氏去世,五十岁的张佳胤星夜驰归,持丧三年[14]

1577年至1578年两年中,因双亲均已辞世,张佳胤心无挂碍,多次探访巴岳山。其间,写下数十首咏景壮物的诗篇。在巴岳寺后园,有一株异种木莲[15],树冠高大,花色红艳。寺中僧人告诉张佳胤,这株木莲并非每年都开花,但在他考中举人和进士的两年,却连续开放了两次。从此,就有了“巴岳寺木莲开花,铜梁必有学子高中”的传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僧人的话让张佳胤对这株红花木莲逾加喜爱。他在《咏木莲花》一诗中写道:

异种何方得?新看自给孤。绿条明翡翠,高树杂珊瑚。袅袅寒香远,娟娟碧涧出。云山堪有托,桃杏满玄都。[16]

云山堪有托,桃杏满玄都。”这句诗译作今天的话就是:是否因为这一方白云青山对木莲的嘱托,让木莲花开提前传递出铜梁学子进京会试的喜讯。就这样,一株木莲花在铜梁人不尽的期待中绽放,又在不尽的绽放中见证一方文脉的繁荣与悠远。直到1905年,垂垂老矣的大清帝国,一纸诏书废除了延续一千三百多年的科举制度。同一时间,巴岳山那棵可以预测科举成绩的木莲花,也在禅寺后园悄然枯朽。

后园之侧有一条淙淙的山溪,松叶间洒落的阳光让溪水粲然生辉。这条山溪名叫潄玉溪,沿溪而上,千仞绝壁堵住去路,只见一股白玉般的泉水沽沽而湧。这里就是山溪的源头,玉版泉。见泉如白玉,听涌流如奏。兴致高昂的张佳胤又写诗赞道:

悬石闻洙泗,浮金出汉宫。巴山白玉版,清韵古今同。戛击横秋水,铿镪引谷风。伯夔鲁舞兽[17],好奏未央中。[18]

有异花赏心悦目,有鸣泉宁神养气。如此佳境还往哪里去寻?这个念头只在张佳胤的脑子里一闪就变成了一个决定:他决定在这里建一座山房。

张佳胤问道巴岳·三间消失的山房  在原址复建的巴岳寺   (郭洪  摄)


1577年,张佳胤在巴岳禅林左后方建成岳麓道院[19]。为了更好地欣赏木莲秀色,他特地将起居室设计在一座高阁之上,并题名为“芙蓉阁”[20];为了更近地听到泉鸣之声,他还凿壁引流,把玉版泉水导入院中石池之内[21]。在《余于巴岳山木莲树左修岳麓道院,落成是夜,宿芙蓉阁偶赋》一诗中,他把岳麓道院所在的巴岳山与京城的修养胜地香山相提并论。

浮生最爱物情闲,选胜为楼漫自攀。牛斗平临孤枕上,芙蓉高并紫霄间。泉分石径心常在,月转松窗夜不关。凿得龙门成履道,逢人倘许似香山。[22]

五十多年后,明万历年间的工部尚书、太子太保,铜梁人李养德来到了巴岳寺的岳麓道院。这位也曾走上正一品高位的李尚书,却没有同乡前辈张佳胤的幸运。他先是因为父母去世不回乡守孝,被右副都御史杨所修以“夺情,非制”弹骇[23];后又因“交结近待”魏忠贤,被“论徒三年,输赎为民”[24]。

他不明白,为什么张佳胤能够做到内蕴诗文而又外建功业,忠孝双全而又荣华始终。听着悠扬的玉版泉鸣,李养德情绪低落,心怀矛盾。黯然作诗长叹:“泉分自云窦,其乳可长生。金沙激玉版,莫作坚白鸣”[25]。在他看来,个人内心的修养和世人眼中的荣耀,如同“坚”与“白”不可统一,而张佳胤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例外。

在这次回乡丁忧的两年里,张佳胤遍访铜梁山川形胜、道观禅院。巴岳山的巴岳寺、玄天观、九龙寺、圣泉寺,罗睺山的罗睺寺、计都山的计都寺、六赢山的三圣寺等处处都留下了他的驻足咏吟的背影。翻阅《居来先生集》可以发现,张佳胤每至一处必有诗作。或许他并不知道这些随心而动的文字,将会镶上铜梁的夜空,化着星辰。

寻仙初扣紫霞君,礼佛时翻贝叶文。竹径泉分巴岳雨,松门窗漏石炉云。禅因潦倒番相近,性入醍醐便不群。从此裹粮无暇日,杖头随处染清氛。[26]

1579年,张佳胤服丧期满,应召巡抚宣府。因智擒八赖、计服满五大,张佳胤入兵部为右待郎,再因平乱定边数次大功入拜兵部尚书,总督蓟辽,后加太子少保、太子太保。一时间,位极人臣。1586年底,张佳胤遭御使许守恩弹劾。张佳胤一身谨慎,不曾加入任何一个党派或是阵营。先后把持内阁的高拱、张居正都曾向他抛出橄榄枝,但他总能保持距离、洁身自好。在高拱被张居正搬倒,神宗皇帝清算张居正的事件中,张佳胤都未受牵连。但在他入掌兵部之后,却再也无法避免与各个利益集团的冲突。本就对明代后期混乱政局大感失望的张佳胤,借此遭遇弹劾之机急流勇退,三疏请辞。他在《上乞疏二首》中,将官位视为“鸡肋”,只想回乡“耕桑”别无所求。

纸笔儿粗好,冠簪我易抽[27]。浩歌安白首,起色到沧州。宦薄成鸡肋,生无类虎头。耕桑差负郭,卒岁复何求。[28]

1587年春,张佳胤回到家乡铜梁。从明神宗时代暗潮汹涌的党争漩涡中跳脱出来,张佳胤感到无比的轻松自在。他回到铜梁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再访巴岳山。当这位年过六旬的游子,眼收一脉青山的灵秀,再次踏上那阔别十年的山道,不由喟然长叹:

此生不敢负青山,十载相逢一再攀。乘兴尚能盘鸟道,贪奇何处识龙颜。歌从天上清樽在,履入峰头紫气环。名岳灵尊如问答,岩边流水正潺潺。[29]

张佳胤在玄天宫下买了几十亩地,开辟山林建成庄园与养空道人同住,庄园自称为靖庐[30]。

此时的张佳胤疾病缠身,身体渐不如前。儿子张叔佩为让父亲安享晚年,在巴岳山下置地兴建了一处山庄,并在庄园中挖了一座“坡塘二顷”的大水池。张佳胤对这处山庄十分满意,亲自在屋后栽上翠竹,在庭前载上牡丹,在池塘里种上芙蓉[32]。从此,张佳胤常与友人泛舟池中,诗酒逍遥。以醉翁之意,乐在山水之间。

坡塘二顷抱孤城,与客新秋鼓枻[yì]行。三疏鉴湖明主德,晚年丘壑野夫情。徘徊天上双星合,潦倒人间四美[31]并。却笑令公三有乞,何如杯酒答浮生。[32]

静听山鸟,闲对风烟。正是在巴岳山温柔的怀抱里,在岳麓道院,在靖庐,在山庄,张佳胤如痴如醉地享受着他人生中最为恬淡惬意的时光,践行着那句“平生不敢负青山”的诺言

山庄是张佳胤一生中最后的居所。然而,在张佳胤的诗文中,却并没有提到这处重要居所的详细地址。这处与张佳胤“杯酒答浮生”的山庄到底在那里呢?

“坡塘二顷抱孤城,与客新秋鼓[yì]行。”这句诗中透露出山庄的泱泱气度。二顷是多大的一个池塘呢?《明史·食货志》载:“五尺为步,步二百四十为亩,亩百为顷。”《中国科学技术史》度量衡卷认为,明尺普遍约为32厘米。那么这样计算的话,明代的一亩约为614.4平方米,二顷为200亩,约合如今的180多亩,122880平方米。

在巴岳山,哪里有180亩这样大的一个池塘呢?遍访巴岳山只有位于巴岳寺南麓的巴岳水库体量相若。但遗憾的是,巴岳水库是解放初期所修。一位居住在水库边上核桃湾大院的87岁李姓老者向笔者证实,修建水库以前这里只是一片农田。

献岁风烟似欲春,出郊草木与年新。香炉天上遥临坐,山鸟林间巧避人。三四轻 [dāo] 张数罟 [gǔ],一双玄獭趁游鳞。平矶不减岩陵石,从此寻芳理钓纶。[33]

从这首张佳胤去世前三个月所写的《立春前一日山庄观渔》诗中“香炉天上遥临坐”可以看出,山庄可以和香炉峰遥遥相望。但如今,在香炉峰下,除了巴岳水库之外,根本没有面积在百亩以上的水塘。四百年的时间里,在这方土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变化?昔日的“沧海”是否已经化作了“桑田”呢?

张佳胤问道巴岳·三间消失的山房  翠英村王家院子     (1987年  叶作富 摄)


1973年,在巴岳山北麓翠英村21社的王家院子旁边出土了一座高规格明代墓葬。这处墓葬就是张佳胤儿子张叔佩的夫妻合葬墓。这座王家院子坐北朝南,占地1200平方米,与巴岳山香炉峰遥遥相望,气宇不凡。经过原铜梁县博物馆馆长叶作富的考证,这座大院的前主人正好姓张,家道中落后,院落买给了王家,才改名为王家大院。结合建造题刻和张叔佩夫妻合葬墓出土的墓志,叶馆长认为,王家大院正是张佳胤后裔的居所。

按《居来先生集》所载,张佳胤最后的山庄,正是儿子张叔佩所建。这里既然发现了张叔佩的墓葬,那么这座王家大院的院址,极有可能就是四百多年前张佳胤山庄的故址。而山庄面前那一湾平整的大田或许正是张佳胤诗中所写的二顷池塘。

笔者于2014年春天,再次拜访了这座巴岳山北麓的老宅。大院已经更加破败,昔日威严耸立的朝门已经垮塌,庭前的水田也改种了桂花。只有屋后那片青翠的竹林,仍在岁月的流逝中,静静守护着这座张佳胤最后的山房。

张佳胤问道巴岳·三间消失的山房 翠英村王家院子     (2014年  赵兴明 摄)

 

 

注:

[1]巴川草堂:张佳胤早年书斋名。据《居来先生集》卷十 《黄昭素自果州过予巴川草堂见访三作》。

[2]据刘黄裳《明光禄大夫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赠少保居来张公行状》。

[3]同[2].

[4]据王世贞《弇州续稿》卷一百二十三《光禄大夫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居来张公墓志铭》。

[5]狻猊,又作金猊,龙生九子之一,喜烟好坐。常铸于香炉顶上,随之吞烟吐雾。

[6]《居来先生集》卷五 《咏香炉峰》

[7]《居来先生集》卷二十七《登香炉峰》

[8]《居来先生集》卷三十六《大总制张元洲诗集序》

[9]清代乾嘉时期以诗人袁枚、赵翼、张问陶为代表的,提倡“自然为美、独创为本、不拘格套、独抒性灵”为宗旨的诗词流派。

[10]罗计:原指罗睺星和计都星,此处指铜梁城北的罗睺山和城南的计都山,明时两山顶上皆有寺。

[11]黎山:铜梁古地名,推测为庆隆乡崆峒村小山,未及详考。

[12]巴字之水指巴川河,因北门车站至东桥段河水曲折如篆书“巴”字,因而得名巴川,也称字水。

[13]宕渠:指县城西北滴水岩瀑布。

[14]此段时间据胡昌健《恭州集》之《张佳胤年谱》。

[15]此木莲花即今之玉兰花。据《居来先生集》卷五 《咏木莲》有“高树杂珊瑚”句,可知是一株红玉兰。

[16]《居来先生集》卷五  《咏木莲花》

[17]伯夔:即夔皋、皋陶,虞舜时贤臣,击石而百兽起舞。

[18]《居来先生集》卷五  《咏玉版》

[19]据《居来先生集》卷二十《余于巴岳山木莲树左修岳麓道院,落成是夜,宿芙蓉阁偶赋》诗可知。

[20]同[19]

[21]玉版泉位于巴岳寺右后方,泉水清冽甘甜,迄今犹存。

[22]《居来先生集》卷二十 《余于巴岳山木莲树左修岳麓道院,落成是夜,宿芙蓉阁偶赋》

[23]据《明怀宗端皇帝崇祯实录》卷之〔一〕载:己卯,右副都御史署南京通政司使杨所修言:兵部尚书崔呈秀、工部尚书李养德、太仆寺少卿陈殷、巡抚延绥右□都御史朱童蒙俱夺情,非制。上责其轻诋。

[24]据《明史·魏忠贤传》:交结近侍又次等,论徒三年输赎为民者129人:大学士顾秉谦、冯铨、张瑞图、来宗道,尚书王绍徽、郭允厚、张我续、曹尔祯、孟绍虞、冯嘉会、李春晔、邵辅忠、吕纯如、徐兆魁、薛凤翔、孙杰、杨梦衮、李养德、刘廷元、曹思诚,南京尚书范济世、张朴,总督、尚书黄运泰、郭尚友、李从心,巡抚、尚书李精白等。

[25]据李养德《秋英墅集》。坚白鸣:出自战国时期哲学家公孙龙的《坚白论》,意思是摸到的和看到的并不是同一个事物。

[26]《居来先生集》卷十八 《自玄天宫入巴岳寺》。裹粮:自带干粮。

[27]古时作官的人须束发整冠,用簪连冠于发,故称引退为“抽簪”。

[28]《居来先生集》卷八 《上乞疏二首》之二。

[29]熊笃编《巴渝古代近代文学史》收此诗,另有多种介绍张佳胤的文章引用,但均未注明篇名和出处。

[30]据刘黄裳《明光禄大夫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赠少保居来张公行状》。

[31]四美,指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序》:“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

[32]《居来先生集》卷二十三 《七夕与客泛舟园池》

[33]《居来先生集》卷二十三 《立春前一日山庄观渔》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